第1935章 谁知伪言巧似簧(2 / 2)

“有没有一种可能是,浑忽本来就已在我军潜伏,只是为了更进一步,遂改变关系、企图更近?”飘云问。

“虽然有故意接近百里夫人的可能,但百里夫人一直是重要军机的局外人,这十天来,浑忽未能透过她与我改变一丝一毫的关系。由暗转明却颗粒无收,若她是鹤唳,不可能在这个时候还对夔王信心十足说可以渔翁得利。”茯苓摇头。

“说的是。”飘云点头,被说服,“再结合这段时间的观察,我推测,浑忽就是个不谙世事的大小姐。”

“那就不伤害两个少女的友情了。”茯苓笑着说。



越早怀疑的,越早信任。

按照惯例,第二疑的是叶文昭江南夫妇、石磐及其弟子、马平川马跃师徒等等,毕竟他们比浑忽在盟军扎得深,若有问题更危险,若有异心更易牵一发而动全身。

交谈片刻后,飘云和茯苓逐一排除。他们都无可疑。



“对了,慕容庄主,还没来得及祝贺您,好事将近。”百里飘云是在北上的途中才听说,慕容茯苓原本定下了婚期在腊月下旬。这也没必要更改,更无需避忌,据说金宋共融的第二天,曹王和林阡就给封寒聂云、陈旭谷雨两对伉俪简单见证了婚礼。

只是令包括飘云在内的大部分盟军都大感意外的是,慕容茯苓的未婚夫并非杨叶,而是她去泰安支援红袄寨时,谈得来的一个史泼立麾下,名不见经传,叫李灵军。

“这么快,就放下了?我以为你和杨叶还有机会。”叶文昭曾不解地问。

很多旧友都曾期待,他二人余情未了,且都已变得优秀,能否尝试重来?这里面未必不包含杨叶自己。

“我与杨叶,只有机会做朋友了。所谓夫妻,感情里不应插入别人的片段,只能把喜怒哀乐第一时间向唯一的对方分摊。”慕容茯苓一直坚守这样的婚姻观。

“灵军大哥,是这样的人咯?”叶文昭笑着理解,“恭喜庄主啦。”

思绪回到此刻和飘云的交谈中,茯苓蹙眉:“西宁之战一触即发,我还在考虑,婚期是否延后、婚礼需不需要从简。”茯苓定婚期的时候也没想到,西宁竟可能成为整个天下的主战场。更没料到,自己精心构建的据点里居然潜伏着附骨之疽。

“庄主,我下一个要提出的怀疑对象,您也知道是谁了?”飘云看到慕容茯苓的表情变化,猜出一二。

最可怕的就在这里,那细作不仅潜入、扎根在慕容茯苓的心腹……甚至,伴随着慕容茯苓据点的整个构建过程,那细作及其集团从始至终都如影随形!

如此一来,很难说西宁州会否出现一分为二的平衡,但可想而知战斗的规模势必不小……

“李少侠,他的来历是什么?只是红袄寨里名不见经传的小头目、史四当家的麾下吗?”飘云依稀记得,茯苓初期和李灵军的交往,很自然,很寻常,所以谁都不曾关注,只是没想到感情会升温那么快而已。

追溯起来有个令人心悸的现实是,红袄寨有一部分和夔王府天火岛存在交集!尽管从沂蒙到青潍到胶西到穆陵关,夔王或李全对天火岛死士们曾有过出于愤怒或自保的灭口,操控他们忠诚度的“生死符”不停地破解又升级,但那段时期的李灵军,恰好因为跟随从泰安结束战斗的茯苓一起回姑苏而逃过一劫……

有这个可能吗?



虽然不像与杨叶那样青梅竹马,但茯苓和李灵军已经论及婚嫁,感情甚笃。如何愿意怀疑自己的未婚夫?如何敢设想又一次的断舍离?

她却不想连百里飘云这样的小辈都比不过,飘云可是第一个怀疑上了灵犀引狼入室啊。

北禅寺上,新收到悬翦一条有关于李全的情报,竟正好与李灵军相关。

经过风云间的峭壁断崖、抚着烟雨中的洞窟壁画,慕容茯苓陷入了漫长的沉思。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