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1章(1 / 2)

陈盼已经开始摁着江帜舟的肩使劲摇晃了,都这时候了,她也顾不上去想男女有别了。

然而,江帜舟仍旧是一副不省人事的模样,他感觉自己的意识像是被封闭了起来,就连呼吸也渐渐变得困难。

他只记得方才有个女人很烦很吵,眼见着她是打定主意不肯走了,他自然也不能坐以待毙,于是便起身要先走,不成想对方不依不饶的纠缠上来,两人就此在房间里拉扯了一场。

变故是在江帜舟的衬衫被扯掉的一瞬间发生的,他本就因为药物的作用而昏昏沉沉,血脉贲张,难免就失了以往的谨慎,结果衬衫一脱手就失了力往后倒去,好巧不巧的磕了一下。

偏偏房间里的光线过于昏暗,女子见他人事不省的倒下,误以为他是猝死了,这才叫来了不知前因后果,一心觉得是自己让调酒师加的药粉剂量太大,所以不小心就把他给玩死了,赶紧打了电话给陈盼,立马溜了。

“我说你这时候能不能争点气?平时不是挺能折腾的么?怎么喝了点酒就这么外强中干呢?!”陈盼不懂急救知识,只好由着性子试图唤醒他,一边尝试一边抱怨他的身子骨。

她不知道,江帜舟背着私生子的身份长大,什么样的苦都能吃,什么样的委屈都能忍,唯独受不了被人说不争气,别说他只是暂时昏迷了,就是真得快被药死了,听见这话也能立刻清醒。

在陈盼慌张得不得了,就要出去叫人的时候,江帜舟看似没有半点要醒来的迹象,实际上却渐渐恢复了一点知觉,虽然很快就被药物又给吞噬了。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陈盼终于是放弃了她手足无措的抢救,有气无力的往床边地毯上一瘫,焦急道:“完了,这下子是真要背官司了。”

她大大咧咧的长到这么多,从来都是天不怕地不怕,然而却没想过会跟人命案子沾上关系,当场悔得肠子都要青了,心说早知今日,真是宁可就用辣椒粉整他算了,毕竟拍下他出丑的画面也算是把柄。

“嗯......”江帜舟的理智刚刚稍微回笼一点,就被血管里流淌的药物又给烧了回去,他从鼻端逸出一声,算是发出了陈盼开始急救之后的第一声动静。

陈盼见此情景,怀疑他是回光返照,先是凑过去仔细看了看,确认是真得没有要醒过来的意思后,心一横想到,与其等救护车来拉人,倒不如去楼下找个会急救的人,说不定还来得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