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全音阶狂潮 > 章节内容

目录

第一五四六章 长这么大(1 / 2)

杨景行倒比较从容了,泡了杯茶放女朋友跟前又拿来拖鞋摆在脚边,还关了窗帘才轻坐下来,语气也调整稳当了:“是生气,应该气,换我我也气。”

何沛媛倒没多少气或怒,脸上更明显的是不屈和冷漠。

可能是这些天太忙的缘故,杨景行急功近利了:“不过也要想办法消气才行,我们遇到问题解决问题……”

何沛媛的鼻翼顿时胀鼓起来,屁股一跳只留一线在沙发上,双手捂头双脚弓起只留鞋尖着地,把身体跟这个屋里物件的接触减少到了极限。

似乎引起反弹了,杨景行稍作纠正:“当然主要是我,解铃还须系铃人,我有责任有义务让媛媛消气。”

何沛媛果断增大别脸幅度,动作充分体现出冷淡不屑。

杨景行继续热着脸:“我也有这个权利。”

实在难在肢体语言上再加码反感,姑娘只能勉强震颤一下。

“说句话嘛。”杨景行似乎有点心虚:“不说就当你同意了。”

何沛媛不得不说了:“你做得出,敢作敢当……”

表扬吗?杨景行都不好意思了:“本来也没做什么就不存在当……”

“你自己的网站公司,你的前女友!”何沛媛加紧表达清楚自己的意思和态度:“想做什么是你的权利你的自由,我生不生气,我和你没关系!”

“这个世界上!”杨景行有理声高了:“除了爸妈最有关系的就是你和我。”

标杆的身材倔强着一动不动,而且不诉也不嚷,所以脸蛋上新流下的两行清泪就更引人注目。

几乎要蹲在女朋友跟前的杨景行当然警觉到了,连忙再拿纸巾:“首先,至少……不可能骗你,我不知道媛媛是如歌的老用户吗?”

一恍神差点被男人得逞,何沛媛赶快恢复警戒防御:“如果……就算,就算今天的事情你不知情,请问,东西怎么跑到那么远的地方去的你也不知道?”

“也不能说……”杨景行小心尝试:“我知道你不知道的就是骗你吧?”

“你做的!”何沛媛怒不可遏:“你做的事情我不知道!”

“好。”杨景行为女朋友喝彩呢:“说到点子上了,我们就排除其他可能,就当是我多事把齐清诺的歌传出去了,而且没跟你提过,但如果今天是另一种情形,如果是我们一起看到那个视频,我自己就会想到这种可能性,我会主动告诉你我在夏雪的同学聚餐上,虽然存在一点点风险性,但这种时候我肯定不会瞒着你……”

男女朋友间讲是非的过程是极其繁琐漫长的,要把“不主动告知算不算欺骗”这种大是大非辩清楚,就得展开成若干个小项目。为了理清曲直,杨景行甚至努力回忆了当初被一群大学生激将赶鸭子的大概情形,选择唱这么一首是因为歌曲通俗易懂内容应景,旋律简单可以说朗朗上口,适合那些只是初浅爱好的大学生听一听唱一唱,免得被人说四零二卖弄高深还会影响夏雪刘苗的口碑。不过呢,杨景行也勇敢承认如果不发生今天的事情,就算是什么时候想起了他也不会主动告知女朋友,因为以现在立场想起来的确不太合适……男人嘛,在处理情形的时候看上去听起来都可有理性和诚意了。

何沛媛也不是不讲道理的女孩,逐渐地不再咬死“不是欺骗是什么”了,但光是凭“并非有意谋划”这一条是远远不够对问题平反再定性的,而且始作俑者确定了是去年五一前的事,那么事件的跨度就变成一年甚至是三年,更复杂了。所以再首先,为什么几年之后依然记得只听过一遍的歌还能唱出来写下来?要知道齐团长自己在进校园时被伙伴建议演唱经典名曲时可都推脱已经唱不全或者反思肉麻呢。

自入行以来,杨景行首次高调亲口承认了自己是音乐天才一事,他甚至觉得普罗大众对自己天才之程度的认识高度还远远不够,自己还要再添油加醋一番。

即便是嘲笑,何沛媛总之也是笑了一下,虽然很短暂也够她悔恨得无地自容五官扭曲。

杨景行赶忙端起杯子递到嘴边帮女朋友掩饰:“润润嗓子。”

“我不唱歌不需要!”何沛媛勇敢起来了不再退让躲避,当然也不会接嘴。

杨景行倾倒杯子:“你现在讲的每一句话都很有意义,摆事实讲道理为我们的感情夯实了基础,就算有一句两句不太好听的也是忠言逆耳给我长教训,对我来说都非常重要,媛媛多说一点才好。”

何沛媛正眼一瞪男人:“没跟你开玩笑!”

杨景行的表情也是认真的:“不开玩笑,虽然我还是觉得应该是

个小误会,不过在误会上把道理讲明白了把对彼此的要求说清楚了比真的发生什么事之后再来补救好得多也幸得多,我们今天就借机会好好谈谈……”

实在是为了避免茶水溢出弄湿衣服,何沛媛才百般无奈小小张嘴含了半口,果断推开。

杨景行都快乐起来了:“我也该算算账了,这几年推荐了这么多人这么多作品,也该开花结果一批了。”

何沛媛咬定不一样,至少对她来说不一样,而且对周围的人而言也不一样,任凭在谁来看这事都不会是当事人自己说的那么单纯。

杨景行就信誓旦旦对一个负有发展音乐事业重担的人而言都是一样的,哎不对呀,这歌曲火不火还不知道,就算是要火也不是自如歌起,专题页面才多可怜的点击和评论,明明是视频网站的责任。他跟女朋友申请看看具体什么情况,肯定能还自己清白。

行吧,何沛媛就瞧好了你准备怎么狡辩。

拿来了电脑,杨景行又申请到女朋友不乐意不屑于的监督,然后直接把如歌的视频拉到最后,看到了如王亚茹所说的装载来源就找过去在视频网站搜索到用户。进去主页一看,很不起眼的两千多个关注和总共也就二十几个视频,瞄一瞄发现视频内容还很杂乱,有吉他明星的弹奏或者教学视频,有皇后乐队的现场片段,真正原创视频也就十来个吧,短的分把多钟“献丑了”应该是吉他弹奏,长的十来分钟就是新发布的“活动二”,好像没哪个对应得上《明年的今天》的时长呀。

在男人犯傻迷茫的时候,何沛媛可能是根据视频封面的色调构图有了判断,冷淡提醒:“看看三……播放最多!”其实也就三万多点击,不过在一片三位数四位数之中是够醒目的。

活动三,视频说明很简单,除了“协会四月三十日活动”之外没有任何信息,不过这人的动作和网速都够快的,视频上传日期也是四月三十号。

杨景行果断播放,好像没有任何后顾之忧。果然,视频的镜头角度、那些学生和家伙事都跟如歌那个的差不多,不过这里的开头好些人还在鼓掌,应该是给上一个节目的,然后又嗡嗡嗡了有一阵,把杨景行唱出一身冷汗的一对男女才抱着吉他朴素出场,看起来有业余者的不好意思但动作又透露出些自信,站到不成舞台的空地中间后女生还报了节目的,也勉强听得清楚“一首歌叫明年的今天,敬我们美好的将来”,不过镜头还是更朝前靠近了些。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